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文化 >> 盐业史话

世界第一口超千米深井——燊海井

文章作者:钟长永 发表日期:2010/12/22 0:26:59 点击次数:4507 次 文章来源:《四川文物》1987年第1期 发布人:盐业史话

 

 
       燊海井是自贡劳动人民发挥联盟才智和伟大创造力,运用简易材料和高超的锉井技术,于1835年凿成的一眼超千米深井,创造了当时世界钻井的最高纪录。它的凿成,在人类钻井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近年来,燊海井已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博物馆》杂志1980年第四期上曾这样介绍道:1935燊海井钻凿成功,“深达1001.4公尺,这是中国当时深井的最高纪录,也是十九世纪中叶前世界深井钻井记录。”1881年出版的《中国名胜词典》以“燊海古盐井”为题将该井收入,称它是“研究我国古代科技史,经济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一、燊海井建成的历史背景
       清乾隆、嘉庆年间(1936-1820年)是四川盐业生产迅速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形成了以犍为县、富顺自流井为代表的盐业生产中心。据史籍记载:“大盐厂如犍富等县,灶户、佣作、商贩各项,每厂之人以数十万计。”这些地区不仅生产规模大,而且新井的开凿已向资源丰富的地层深处发展。在这一时期开凿盐井的过程中,深井凿井技术迅速发展起来。
       开凿深井的关键之一是补腔。嘉庆年间,在犍为、富顺这、这些盐业生产发展较快的地区,补腔技术发展达到较高水平。严如煜在《三省边防备览》(道光八年刊刻)一书中说:“犍(为)富(顺)之井皆系凿成,……遇井内有渗漏,能补塞之,洵称绝技。”在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范声山辑录的《花笑庼杂笔》一书中关于补腔技术则有更为明确的记载,“䈪或漏水,试探上下左右能悬补之。”这些说明,嘉庆道光年间补腔技术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除补腔技术外,开凿深井的另一关键环节——打捞技术也有发展。遇井内发生事故,工工匠使用他们发明的偏肩、柳穿鱼、五股须等工具,便能把落入井中的东西“无论巨细”都能打捞上来。难怪当时人们发出“工七匠智,令人莫测”的赞叹!
       在凿井技术发展的同时,自贡地区工匠的技术也达到了十分娴熟的程度,有“精通锉办打捞等技术”,专门“包取滥井”者。在治井过程中,这些工匠还善于根据事故发生的类型和性质,“以泥土做模型,创造许多取井工具”来排除井下事故。这些工具,被稍后一些的著作收入的便有数十种之多。
       随着盐业生产的发展,盐业资本的积聚也逐渐加速。商业资本开始向盐业资本转化,一些大的帮会开始形成。陕帮在乾隆年间从事盐业运销,便已号称“运榷滇黔,连樯万艘”,经营规模十分浩大,同时,他们仅乾隆、道光年间两次修建和扩建西秦会馆,便耗资五万多两白银。这充分说明,到道光年间,盐业资本的积聚已达到较高的程度。
       道光年间,虽然全川盐业发展的速度开始放慢,但自贡盐业生产仍在发展,特别是川北盐场所配引改由自贡地区配盐,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这一地区的盐业生产。一些地主也纷纷将土地作为资本投入盐业生产。燊海井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由王姓地主把土地租佃给陕帮开凿的。
二、燊海井的概况
       燊海井,1953年更名为兴海井,位于自贡市大安区长堰塘附近。于清道光十五年(1935年)凿成,井深1001.42米,钻完后即投入生产。
       燊海井的钻凿,系采用我国传统的冲击式顿凿井法,使用铁器作钻具,竹篾联接牵引钻具,利用木制碓架、井架和天滚(滑轮)为牵引支架,木质大车(绞车)为升降设备,人工、畜力为动力,运用杠杆原理,由数人在碓架上一脚一脚地蹬踩,带动钻头上下运动,一次又一次冲击井底而成。
       该井为一口天然气和黑卤生产井。井口至64米处使用加固木柱(表层套管)防止井腔岩石垮塌。井径125米深以上为114毫米,以下均为106.7毫米。该井竣工初期,曾出现井喷,日产天然气8500立方米和黑卤14立方米,烧盐锅八十余口。占地数千平方米,规模较大。到1875年以后,天然气产量逐渐降低,烧盐锅二十余口,日产盐约三千斤,占地面积相应缩小。1944年,该井天然气产量一度增加为日产3200立方米,烧盐锅三十口。1946年以后,气产量下降,烧盐锅二十口。1956年,因井内发生事故,天然气产量降为1200立方米左右。现在该井日产天然气1500立方米,供我市大安盐厂六车间的八口圆锅煎盐,每日可制盐约两吨。现已无卤水产出。
        该井主要建筑有碓房,大车房和灶房,主要生产设备碓架、井架(天车)、大车、盐锅等保存完好,但经过一个半世纪的风雨剥蚀和一些人为因素,该井的一些生产设备和附属设施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坏。1983年国家文物局拨付专款八万元,由市轻工局、市文化局、大安盐厂和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联合组成燊海井修复领导小组,本着“整旧如旧”的原则,经过深入调查和查阅历史资科,并考察了一些现存清代的井灶,制定了详细的修复方案,于19842月开始了对燊海井的修复。通过技术人员,施工单位和一些老工匠近一年的努力,于19851月基本完成了对该井的修复。
        经过修复的燊海井,占地面积1500多平方米,保留了原来的布局和木质穿斗结构,恢复了旧式火门,柜房和盐仓,重修了碓房和灶房,加固大车房。同时,还对主要生产设备进行了大修。井架全部改用篾索捆扎,碓架从将军柱到乘桥、碓板、花滚子都基本配套,锅灶也恢复了清末的灶型和圆锅。使该井从里到外,都基本恢复了清末的历史风貌。
        目前,人们在燊海井可以看到一个较为典型的清末的井盐生产现场。它迎面是一座黑漆大门,大门上方的匾额上火书“燊海井”三字。进门左侧是高为18.3米的天车和碓房,碓房里陈列着碓架,竹制汲卤筒和一些治井工具。右侧为大车房,车房内有一个没备完好的十六瓜大车及其附属设施,可为观众提供现场操作表演。从碓房和大车房之问拾级而上,是一座大的建筑,前面部份分为两层,底层是盐仓,上部为柜房;后面部份则是灶房,依次排列着八口盐锅,采用传统的煎制方法生产食盐。现在我们通过对燊海井的参现和考察,既可以从中了解古代劳动人民是怎样发挥聪明才智,利用简易没备,打出世界第一口超千米深井的,也可看到传统的井盐煎制生产过程;还可以加深我们对我国古代科技史上辉煌成就的认识,从而增强民族自信心,激发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干劲。
三、燊海井的价值
        燊海井在一个半世纪前开凿成功,综合地反映了我国当时地质勘探工作的水平,说明了劳动人民为开发深层地下资源作出贡献,是反映鸦片战争前夕四川井盐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代表性实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
        首先,燊海井为研究我国古代科技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四川是井盐生产的发祥地,早在两千二百多年前的战国末期便开始了井盐生产。北宋庆历、皇祐年间(1041——1053年),劳动人民在逐渐掌握井盐生产规律和地区地质构造特点的基础上,发明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冲击式顿钻凿井法”,凿出了口小井直的“卓筒井”。冲击式顿钻凿井工艺是我国钻井史上一项十分重要的科学技术发明,它出现后曾传到欧洲,对促进世界钻井工艺的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这一工艺到十九世纪臻于完善,燊海井的凿成,便是它成热的标志。因此燊海井本身及其凿井设备对研究我国古代钻井工艺具有重要的价值。
        同时,燊海井采用的是自贡盐场传统的低压气开采技术。即使用竹管、木桶、石头和泥土等简易材料制成采输设备,采用现代天然气开采上认为违反常规的无阻开采,通过井口装置——盆的减压、配风,输气作用,用竹笕把天然气送到灶房制盐。这种装置既可在日产几十立方米的天然气井上采用,也可在日产数万乃至十多万立方米的天然气井上采用(当然,规格和尺寸大小不同).还可以在气卤同产井上采用,一边采气,一边采卤。其科学程度,至今为不少专家学者所赞叹。因此,燊海井的天然气采输设备便为研究古代天然气开采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其次,燊海井也为研究井盐经济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燊海井是陕西人租佃王氏家族的土地开凿的。土地是地主投资井灶的资本,为了充分发挥它的效能,提高利用率,减少投资,井灶经营者总是把使用土地的面积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毫不例外,燊海井也呈现出不规则的平面布局。同时.既然土地已成为资本,那它就是以榨取剩余价值为目的的。因此,在井灶上体现出来,就表现为资本家千方百计地多设锅口。此外,燊海井是采用人工捣碓凿井的,资本家曾采用“脚脚红”等办法来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榨取相对剩余价值。因此,燊海井也是研究经济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第三,燊海井说明了直到鸦片战争前夕我国科学技术仍然走在世界各国的前列。
        十九世纪初,在当前钻井技术较为先进的美、苏等国钻井技术较为落后。美国Z·G·多伊奇在《美国早期井盐钻井工艺的发展过程概述》一文中谈到,“1838年,斯·晋·希尔德雷斯博士关于卡诺瓦河谷的工业情况的报告中,说那时已打成120口井,平均井深为380英尺”。直到1845年,卡诺瓦地区一口卤井创造的美国钻井最高纪录也只有1700英尺(约518米)。而同时代,俄国的钻井技术则更为落后。
        燊海井成功的凿达100142米,把美、俄等国远远地抛在后面,这充分体现了我国当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说明了我国古代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现代钻井技术和我国古代钻井技术之间的关系。同时,燊海井钻成也表明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发明的“冲击式顿钻凿井法”,不愧为“现代石油钻井之父。”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