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管理 >> 盐务研究

食盐外销遭供销社查扣政企不分致跨区域卖盐难?

文章作者:陶书宁 郝成 发表日期:2018/7/26 17:15:28 点击次数:1782 次 文章来源:20180721中国经营报 发布人:fj100

 

 盐务所查扣了邮政仓库的外地食盐,在盐改推行一年半后,这蹊跷的一幕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上演。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由于保定市满城区邮政分公司被怀疑私自经营食盐,一外地盐企运送至满城邮政分公司的一批食盐被扣押。

“盐既不是我的,我也没经营食盐,我也不懂他们(盐政管理所)要处罚的为什么是我。”满城区邮政分公司的一位领导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实际该批食盐归属于辽宁益盐堂制盐有限公司河北绿色盐场分公司(以下简称“益盐堂”)。但当地盐管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他们怀疑这批盐系邮政自营。

 在专家看来,盐改为消费者带来了选择权,但在跨省售盐这一涉及地方利益的环节上,仍存在“地方保护”主义,盐业“政企分开”仍不彻底。

 保定市供销社主任则向记者确认,当地盐业公司目前仍有稽查大队。

 盐被扣押37天

 在盐改背景下,益盐堂进驻了邮乐网平台(中国邮政与TOM集团搭建的网上购物平台),商户可以在此平台上采购益盐堂的食盐。根据需求,益盐堂会先行运送食盐到当地邮局,继而由当地邮局将盐配送给商户。

 6月23日一早,益盐堂的负责人曹女士被告知,这批发往保定的盐,在满城区邮政分公司的仓库前被人查扣,曹女士立即从石家庄赶往保定了解详情。

 几天前,益盐堂将36吨盐从湖北应城的盐厂运至满城,委托满城邮政局配送,这是益盐堂第一次发货给保定地区。

 满城邮政分公司渠道平台部主管翟某告诉记者:“来查扣货的人好像是满城盐业公司的人,他们出示了一张应该是供销社的执法证,然后就把那些货带走了。”而满城盐政管理所告诉记者,前去扣押盐的执法人员,是满城盐政管理所的人,并非盐业公司的人员。

“那些货最后被拉到了盐业公司的院里。”当天负责运货的司机称,6月23日早上,他把这批货运到满城区邮政局的仓库前,卸了大概三分之二的时候,就被人查扣了。

 曹女士在当天下午两点左右赶到满城,并向满城盐政管理所提供了相关手续。曹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所里对我们提供的材料是认可的,但是拒绝归还我们的货物,所长告诉我这事跟我们益盐堂没有关系,货是从邮政那里扣的,他们查的也是邮局的问题。”

 据了解,益盐堂公司是云图控股集团旗下的一家食盐定点生产企业,拥有食盐批发许可证,盐改方案落地后,他们可以跨区域销售食盐。

 满城区盐政管理所李学武所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益盐堂他们是合规的,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批盐是益盐堂的,我们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说明是益盐堂的盐。我们了解到的是下面商超的销售票是满城区邮政开的,我们怀疑满城区邮局有私自经营食盐的行为,具体的情况我们还在调查中。”

 “这都扣了半个多月了,隔三差五来了解情况,每次问几句话就走。”满城邮政分公司的翟某说。另外他表示,邮局并不参与食盐批发或经营销售,不存在经营食盐的行为,也未给下面的商超开过此类票据,如果开票据,也是食盐公司开的,邮局只是负责仓储和配送,食盐批发、经营销售的主体是益盐堂。

 6天后,满城区盐政管理所开具了查封(扣押)决定书,但是处罚的当事人为负责食盐入库的邮局员工——翟某和朱某,并非邮局。该决定书显示,这批食盐被扣押30天,从6月29日起到7月29日止(实际为31天),如果以6月23日实际扣押日计算,这批盐将被扣押37天。

 “要处罚的话他们也不应当处罚我们邮政局呀,盐既不是我的,我也没经营食盐,我也不懂他们要处罚的为什么是我。”翟某苦笑着说,“他们这个有点不讲理。”

 河北柏辉律师事务所的刘勇律师表示:“就目前情况看来,这其中涉及的完全是公司行为,不属于个人行为,处罚个人是不合法的。另外,决定书中显示根据《食盐专营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三款决定对食盐进行扣押,但该条款中并未表明主管部门可以扣押食盐,这其中涉及适用法律条文错误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上述条款为:“盐业主管部门调查涉嫌盐业违法行为,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7月17日,满城区盐政管理所向满城区邮政分公司负责食盐入库的员工开具了一份食盐检验告知书,满城盐管所委托了相关机构自7月17日至8月13日对被扣押食盐进行检验,共计27天。

 根据我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查封、扣押期间不包括检测、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期间。算上被扣押的37天,这批被扣押的食盐将要在盐业公司大院里总共待上64天。

 曹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除去每年的国家技术检测,我们每批盐出厂时都会做检测,每批都附有食盐的检验报告,不合格的食盐是绝对不可能出厂的。这批盐的检验报告我已经提交给过盐政管理所了。”

 刘勇认为,从法律意义上单纯看该告知书问题不大,前提是建立在扣押合法的基础上,但扣押决定不合法。另外他表示,满城盐政管理所的行为,实际上是变相阻碍外地盐进入本地市场,有地方保护之嫌。

 被查的全是外地盐

 类似的情况并不仅发生于保定,今年6月20日,中盐新干盐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盐新干”)在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的销售也遇到了当地盐务局阻碍的情况。

 中盐新干是中盐总公司控股的食盐定点生产企业,拥有食盐批发许可证。同益盐堂一样,中盐新干在邮乐网平台上开了店铺,商户可在此平台上直接向中盐新干采购食盐,由邮配系统配送至商户。

 中盐新干的孔小忠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当地盐务局采取先行登记保存的方法,对中盐新干存放于吉水县村邮乐购电商运营中心的待派送食盐,和商户通过邮乐网购进的中盐新干食盐进行了先行登记保存,但他认为这实际上是变相扣押。

 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第37条规定,先行登记保存的时间为7天,7天后须作出处理。但中盐新干的食盐在进入盐务局仓库之后,该案件被长期搁置,7天过后,至今未进行立案排查,也未撤销登记保存。

 另外,据《南方周末》报道,2017年6月19日,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新华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公司”)内的仓库门锁被撬开,仓库里的18吨食盐不翼而飞。后来蓝天盐化得知,食盐是被大丰区盐业公司的人搬到车上拉走的。

 随后,蓝天盐化告知大丰区盐业公司,他们拉走的食盐属于蓝天盐化。但大丰区盐业公司表示他们“是在执法”。大丰区政府法制办后来回复蓝天盐化也表示,大丰区盐务局确实在执法。

 蓝天盐化这才明白放在盐城仓库的18吨食盐被大丰区盐务管理局采取强制措施了。截至2017年7月底,蓝天盐化在江苏被查处的食盐已超过600吨。

 长期关注食盐行业问题的上海彭旨平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邹佳莱律师告诉记者,盐改后允许食盐跨区域流通,但食盐遭到主管部门扣押的情况依然存在。同时,邹佳莱律师说:“我没见过一家当地盐企的食盐被查的,被查的全是外地盐。”

 邹佳莱举例称,江苏省盐务部门收纳了原盐业公司的执法人员,作为行政协管人员,协助盐务部门执法,但编制挂靠在盐业公司。他认为,这显然不是真正的政企分开。

 政企并未实质脱钩?

 2016年4月,国务院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决定推进盐业体制改革,打破食盐生产企业只能销售给指定批发企业、食盐批发企业只能在指定范围内销售的规定,允许食盐生产企业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方案》决定,从2017年1月1日开始,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取消食盐准运证,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

 保定则在2017年11月公布了《关于保定市盐业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该《意见》除一系列放开政策外,其授权保定市供销社,为市政府盐业主管机构,主管全市盐业工作;县(市、区)政府授权的盐业主管机构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盐业工作。

 据曹女士的观察,目前保定盐市场上只有保定盐业公司的食盐,还未有外地盐进入市场并销售。其他种类的外地盐,在进入保定市场时也有类似遭遇,即被主管部门查扣,然后被拖着迟迟不解决,这导致部分盐企索性放弃保定市场。她认为,保定市满城区尚未真正实现政企分开,管理部门有意保护地方盐企利益。

 据记者了解,目前满城区盐政管理所的办公地点,仍在满城盐业公司。“现在盐改嘛,政企分开了,但是我们新的办公地点还没装修好。”李学武所长解释称。

 保定市供销社主任赵泽琼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保定市供销社是保定市盐业的主管单位,保定市不存在阻碍外地盐进入本地市场的情况。”

“这个我们有原则、底线,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手续不齐全的盐企,坚决一律不得进入,如果手续齐全的符合政策、法律、法规规定的盐企谁也不许阻挡,该进入的必须进。”赵泽琼说道,但对于保定是否已有外地盐进入本地市场,她表示对此并不知情,具体情况会让盐业公司告知记者。

 随后记者接通保定盐业公司经理的电话,但对方未对该问题做正面回应。

 另外记者向赵泽琼确认,目前保定市供销社下辖保定各地市、区县的盐政管理所和盐业公司。她表示:“目前保定市的盐改还处在过渡阶段,盐业公司目前有稽查大队,稽查大队搞行政执法,政企尚未完全分开,盐业公司还保留有一定的行政权力。”

 北京大学法学院邓峰教授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盐改落实的阻力来自于政企关系。盐改后表面上政企之间是脱钩的,但是地方政府基于对地方利益和政绩的追求,国企变身的盐企游说能力和谈判能力比较强,消费者分散而组织能力弱,难以对抗和制约。在短期地方利益的驱动下,政企关系紧密,就容易出现这种不当行为。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