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文化 >> 盐业史话

业鹾早退鹾亦早的青口盐场

----淮北盐区青口盐场历史变迁简述

文章作者:胡可明 发表日期:2015/12/14 11:10:19 点击次数:2804 次 文章来源:连云港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人:jssaltjq

江苏沿海的两淮盐区,是全国著名的四大海盐产区之一。地处江苏省连云港市干于县的江苏省青口盐场,是建国后淮北盐区定型的八大海盐生产场之一。20世纪后20年,该盐场实施退盐转产系列工程,从一个产盐场华丽转身为一个农水兴旺之地。本拙文试图简述青口盐场由兴鹾到退鹾的历史概要,以志纪念,同时求教于方家。

一、淮北盐区业鹾最早的地方

凡沿海土地莫不浸咸。可浸咸不一定业鹾。如果夙沙氏发现煮海水可以得盐是为偶然,而干于县境海岸煮海得盐就是必然了。史界基本一致认同中国海盐之宗,是炎帝时居住在胶州半岛夙沙氏部落,是他们先行了“煮海为盐”的实践,用海水熬出了第一釜人工盐。这至少是公元前2700年前的事了,距今遥为4700余年了。

人类的任何一点知识一项技术,一旦被应用于人类的生产和生活,都无法遏止住它的传播,原始形态的煮海为盐亦不例外。史学家研究发现,中国境内的古人类,似乎都有由北而南迁徙的现象。今连云港市海州区、东海县就有2万年前旧新石器时代山东沂源人由北而来定居的。商周时由于商王朝的不断征伐,知悉煮海得盐技艺的胶州半岛先民为逃避战火,举家来到黄海岸边,在苏北古海州一带落脚,继续他们的煮海之业以维持生计。今干于县境是胶州先民南迁的必经之地,也是最先驻足之所,在这里的黄海边上支灶点火熬制海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中国盐业史》也说,夙沙部落不仅首创了煮海为盐,大概在商周之际就已推广和普及煮盐技艺了。成书于2100百年前的《史记•货殖列传》言:“齐带山海,膏野千里,宜桑麻,人民多文采布帛鱼盐。”这里的“齐”指的是周朝时的齐国,姜子牙的封地。齐国初封地只在山东北部,后为称霸而不断征战以扩充疆域,今之鲁南直到苏北可能已经尽归其辖了。《干于县志》载:干于县地春秋时属莒国或属郯国,公元前379年后,为齐楚二国争夺之地。黄海之滨的干于县境,即有商朝时山东胶州先民安家于此煮海为业,历经周、春秋、战国至秦、汉朝,至少五百年间,煮盐业应是存续及扩大,盐利必非为菲薄。恰因如此,故而有司马迁在《史记》中如是记载。在那样的古代,人群的流动,除了征战将士往返和游牧民族畜群赶往新的牧场有明确目的地外,其他原因的成批量人口迁徙,只能是循着他们理想中的生命线(适宜的环境),试探性地前进,因为不具备马群和车队,其迁徙速度就不会象军队和牧民那样快了。煮盐人的南迁,不会是赶场式的、跳跃式的。要想到古海州腹地,也必得先走过古干于境地。因此说青口盐场是淮北盐区最早的业鹾之地,可能争议要少一些。由隋及唐至五代,食盐生产进入较快发展时期。隋人臧君相在干于修筑县城,又名盐仓城(今干于县龙河乡)。《干于县志》说此城筑于汉代,干于县博物馆说是春秋齐国盐官驻地和屯盐处,可能都是有史实依据的。既为屯盐处,近则必产盐,不会是外盐来销而屯的,在干于这个临海可产盐之地,这也是常识了,也可见干于县境海盐生产可能在齐时就有规模了,也可以想见其旺盛了。包括干于县在内的海州盐区,唐时都划为河南道,当时称为“今古煮盐处”(《新唐书》卷38《地理志》;《元和郡县志》卷11)。《干于县志》说:唐至德元载(756)十月,江淮租庸使第五琦置海州东海监,怀仁县灶户隶之。唐代海盐业发展迅速,好多著名诗人如李白、杜甫、白居易等,甚至是唐太宗李世民,都有诗词歌颂淮盐。而诗人刘长卿独有诗《宿怀仁县南湖寄东海荀处士》赞美淮北盐区海州干于境内的盐田盛景(《干于县志》说南北朝梁高祖武皇帝中大通二年(530)于今干于县地置怀仁县),诗句“寒塘起孤雁,夜色分盐田”,成为千古佳句被传诵不绝。

唐后期代宗(762——779)时,刘晏任东南盐铁使,极其重视发展南方海盐,他所设立的十监四场,淮南有海陵监(属扬州)、盐城监(属楚州)二监,专门管理食盐的生产和收购。而淮北的涟水场也只是专司淮北盐的接收、转运,未见有淮北盐区设立生产管理机构的记载,那只是因为淮北之最北干于及山东等北方盐区曾经由第五琦与刘晏分域管理而已。《干于县志》载:到了宋代,官府于天禧(1017——1021)末在怀仁县洛要镇置洛要盐场。《江苏省志•盐业志》也如是说,并说与此同时,淮北还置了板浦场、惠泽场,统称海州三场。《宋史•食货志》载:淮北三场年额产盐47。7万担。限于资料不全,无法知其时洛要场的年生产能力。史料称宋代产盐机构有三:大者为监,中者为场,小者为务。作为淮北见诸史料文字为最早的三场之一,洛要场其时规模与板浦场、惠泽场相较不会很悬殊。金、元都无干于县盐产记载。明至清末,也只能从《江苏省盐业志》、《干于县志》、《青口盐场志》搜集到零星数字。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临洪场(金时新建此场取代了洛要场)产盐31889引(每引重200斤),为6377800斤。明正德七年(1512)增设了兴庄场,干于县境盐产增加。明天启六年(1626)临洪场产40936引,为8187200斤,兴庄场产21580引,为4316000斤,合计12503200斤。清雍正六年(1728),临洪场、兴庄场合并为临兴场,本年产43989大引(每大引重400斤),为17595600斤。清嘉庆七年(1802)至道光十二年(1832)30年间,临兴场年额产均在87978引上下,为35191200斤左右,陶澍进行票改后,产量还有上升。清乾隆元年(1736)后,淮北有板浦、中正、临兴三场,三场格局一直持续到清末民初济南场建立才被打破,有了四个盐场。从能搜集到的关于临兴场的全部数据看,在清嘉道年间,临兴场年产基本都高于中正场。咸丰年间临兴场无产量资料可考。从同治朝开始,临兴场产量又几乎都降至淮北各场之末端。但历史不能不说的是,干于县境盐区于清道光十二年(1832)陶澍在淮北推行废引改票改革中,却是着实助了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的陶澍陶大人的一把力。就在票改取得成功、淮北盐畅销之时,出现超过年产量的盐产预卖、盐价骤贵数倍、垣商负票而逃、票商折亏停运时,已调任无锡县知事的谢元淮,受陶大人委派专办青口盐票改,创办“归团挂号”、“令民贩自稽晒扫”之法,盐产逐日悉数归入公团(“团”为堆储盐的地方),不得私储,团长如数报官,杜绝了灶民私储私卖,故而无灶与商之间的私下涨价预卖,稳定了票改,此法被陶大人引用至全淮北,终使准北盐区废引改票完全成功,而成为十八年后淮南和其他盐区实行票改的标杆和榜样,也载入了光绪《两淮盐法志》长世流传。

二、两个独特于两淮其他盐场的地方

最先承接了海盐晒制技艺。《明史•食货志》说:“淮南之盐煎,淮北之盐晒。”淮北晒制海盐究竟始于何时,如何兴起的,这方面未见有史料充分而系统地载述。但盐史界普遍确认利用太阳光照晒制海盐不会早于宋元时期。《金史•食货志》记载,金大定二十三年(1183),山东博兴盐民李孜“收日炙盐”案。《中国盐业史》评价说:就中国海盐晒制法史料性看,李孜“收日炙盐”“毕竟是较早的记录”。淹没在史料中的“收日炙盐”四个字,向后人透露出大量的盐业信息,有私收日炙盐,必有生产日炙盐,亦即金时海盐晒制可能不是成规模的生产,但肯定是在山东盐区有了尝试。正如胶州半岛煮海为盐功成于世利之于人以后,就传播到了鲁南苏北一样,海盐晒制技艺必也先在发源地尝试、成熟,同时沿着海岸、顺着“卤气”传播到淮北盐区,限于当时社会人文及科技水平,这种传播过程也必定是浸润式的而非跳跃式的。淮北盐区中最靠近山东盐区的干于境内的灶民则较淮北其他盐场,要先行感知、学习、实践这种生产技艺就是很自然的了。

隶属多变终归(江)苏淮(北)。今之干于县境,是产盐古地。综观青口盐场建置沿革,其建制调整之频繁,归属动荡之跨度,分分合合之次数,冠于两淮各场。唐时淮盐区无组织建制记载,只是肃宗时第五琦任江淮租庸使与山南五道度支使时创立盐法,灶户产盐由官府收买,灶户户籍只属盐铁使衙不隶地方州县,今干于县境灶户产盐归于海州东海监收买。宋代从中央到盐区都建立了盐务管理机构,从诸道(行政大区)以下,有监——场——务三级,朝廷委派场官,司督产、收、销三职。北宋天禧年间怀仁县置洛要盐场后,作为产盐灶户的集合体就形成了,由场官领导。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因黄河夺淮入海致海滩涂变化,废洛要场,新建临洪场。金朝时,海州盐区属莒州盐司,临洪场与板浦场、独木场均为海州地区三个盐场,设有管勾、同管勾、督监、监同等官。就其所在地而言,青口盐场是在临洪场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元朝时临洪场与两淮盐区其他27场(元末两淮共有29场)属两淮都转盐运使司(驻扬州),场设司令一员(从七品)、司承一员(从八品)、管勾一员(从九品)。明朝时,临洪场属两淮盐运司淮安分司。明正德七年(1512),干于县境增设兴庄场。场官基本沿元而设。清顺治十八年(1661)始,因恐明朝郑氏反清复明势力侵扰,实行裁海政策,云台山都被禁为海外。康熙元年(1662),临洪、兴庄二场因此被废。至康熙十八年(1679)复设临洪、兴庄二场。雍正六年(1728)临洪、兴庄二场合并为临兴场。场官为大使(正八品),另有攒典、书役等。乾隆二十八年(1763)因两淮盐运司淮安分司北移海州旋改为海州分司,临兴场与淮北各场均隶之。民国元年(1912)设海州总场,临兴场等淮北各场均设场长。民国七年(1918),临兴场改称青口场。民国二十二年(1933)九月,山东日照涛雒盐场合并到青口场,同时有山东董家滩、廒头、安东卫各盐场亦归其管辖,新名为涛青场,由此划定山东日照、临沂、郯城、沂水6县为山东、江苏二省盐并销区域。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路军在干于县境4处新铺盐滩12份,534亩。1942年,山东军区在干于县境铺设盐滩323份,403公顷。1945年,山东省工商局在干于县境建设盐滩163份,220公顷。1948年,干于县划归山东省管辖,青口盐场归于1949年1月1日成立的山东省盐务管理局领导。1953年1月起,青口盐场由山东省交江苏省管理,未纳入淮北盐务管理局体系,属干于县地方国营盐场。1956年1月1日,地方国营青口制盐场划归江苏省轻工业厅领导。1958年5月,青口盐场行政交由干于县领导,生产运销业务由淮北盐务管理局领导。1964年9月,地方国营青口制盐场移交轻工业部淮北盐务管理局领导,更名为淮北盐务管理局青口盐场。至此,青口盐场与淮北盐区另7个制盐场并列为江苏省八大国营盐场。

干于县地从煮海为盐落地生根,到建置盐场成立,其建制、场名屡有变迁,更迭演变之中总在贯穿一些东西,或是因时而生因机而变,如煮海初始及随海势迁移;或是政治需要废、兴起落,如裁海而废、复海复生;或是管理体制使然几易山头,如在苏、鲁之间及国家、地方之间调整归属关系;等等。但至少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其所创造的经济价值总是没有被轻视过,二是最终归属于淮盐大家庭,也壮大了淮盐的力量。

三、终因产能低而放弃祖业

干于县境盐产从清末下降后,在淮北盐区范围内排序,就再也没有回升过。从《青口盐场志》1924——2000年盐产统计表中看,建国前至建国时最高年产54605吨(1949年),建国后最高年产135963吨(1978年)。从《江苏省盐业志》上,可以看到1924——1947年准北四场(板浦、中正、临兴后改为涛青、济南)排序中、1978——2008年省属全部国营盐场海盐产量统计排序中,青口盐场几乎都居末端。

1983——1987年,全国性的盐业销大于产,1988年3月底到年底出现了波及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食盐抢购风潮,称之为“白色冲击”,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国家因此建立了盐业生产发展基金,1990年2月轻工业部和财政部联合下达了《制盐企业生产发展基金暂行规定》,以此来刺激盐业生产。可青口盐场实在是困于生产条件的衰弱性下滑而致产量返升乏力,1991年只产了3.66万吨盐。1995年,国家出台了《关于改进工业盐供销和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虽然后来并未立即施行,但工业用盐销售不畅已是现实。青口盐场向为产量低、成本高、连年亏损,急待寻求一个新的产业门路以振兴经济。1996年后,江苏省盐业公司将青口盐场列为整体退盐转产企业,实施大规模的退盐转养、退盐转农工程。这既对该场过去十几年探索非盐产业之路的认可,也是对该场脱离产盐祖业的一道指令,该场立即因机而行,乘势而为,终使企业走出了一条生存发展新路。青口盐场东南有临洪河,西有通榆运河,南有范河,北有青口河、范河、朱稽河三河入海,这些淡水河流围绕并入海,降低了青口盐场引取海水的盐分,也是该场盐产历年不升反降的首因。1990年后,因地方水利工程形成的新沐河、巷河等5条淡水河道贯穿场区入海,造成该场产盐纳潮的盐度实在已不敷产盐之需。事实上,20世纪70年代末,江苏省盐业公司根据轻工业部和国家水产总局下发《关于利用盐区海水试验养殖对虾的联合通知》精神,1979年率先选点在青口盐场试养对虾200亩,当年产虾3吨。以后养殖面积逐年扩大,产量相应增加。1981年省属八大盐场第一座冷藏能力50吨的冷库加工厂在青口盐场落成并投入使用,两年后该冷库被确定为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江苏分公司的出口加工点,加工出品的“海牌”、“AAA牌”冷冻虾仁及无头对虾畅销日本、香港和欧洲、澳洲及美国。1984年又建成规模化对虾育苗池,实现虾苗自育自供而有余。

1979——1996年,青口盐场场域经济走的是一条盐、养结合的路子,在拿出大块盐田进行对虾为主的养殖同时,年产盐量还维持在3——11万吨。1997年后全面实施退盐转养转农后,年产盐量逐年急速下降,由1997年的7万吨降至2000年的1.5万吨,其后年份便无盐产量记录了。历史的定格也就在20世纪最末一年,青口盐场完全由淮北盐区最早的盐场之一,脱离了祖祖辈辈打拚的产业,不再产盐了,成为江苏盐区八大国有盐场中彻底终止业鹾第一家。

但随之而勃起的海水养殖业成为了该场新的经济支柱。养殖池塘面积大小因不同养殖品种的粗、精养需要而扩缩,对虾粗养池塘每块30——50亩,精养每块不超过10亩,每两年进行一次“清沟复堆”池塘大修。供排水系迅速完善而畅通,外线纳潮扬水站先有三个,后理顺水系集中成三洋扬水站、工商圩扬水站两个。内线供水最大的扬水站是黄沙扬水站。养殖区域道路主干、支线纵横垂直,分片设为机动车道和简易道路。供电杆线已架到部分池塘边上,黄沙水库养殖示范区已于2006年架设到位。养殖机械不断增加。2010年推广“高密度、高规格、高效益”养殖技术,争取到养殖机械购置补贴政策,养殖池塘安装上300台增氧机。养殖品种不断增加,形成规模的有东方对虾、梭鱼、小白虾、沙光鱼、缢蛏、文蛤、毛蚶、梭子蟹等。还在部分面积上试养黄海2号对虾、车虾、竹节虾、河豚鱼、海蜇等。由于采取租赁养殖之法,养殖户自己有积极性,虽然养殖风险高、收益不确定,但大多累年有盈,企业地亩费收入因此也逐年增长。有的年景,场区养殖销售收入上亿元。渐次与海水养殖同步发展的淡水养殖也取得相应好收成,养殖的品种主要有罗氏沼虾、银鲫、淡水梭鱼、南美白对虾、黄金鲫等。

伴随着退盐转养的探索和成功,青口盐场的退盐转农也一并起步和跨越。1998年10月,江苏省政府批准《江苏省盐业集团公司退盐转农总体规划》,青口盐场6.1万亩咸土地纳入其中。次年省盐业集团公司投资366万元,实施该场大新工区6504亩退转工程,建成盐工“口粮田”3380亩。2000年,建成了青口盐场农业综合开发基地。2004年,省国土资源厅又批准青口土地开发新项目,实际复垦土地14467.65亩,新增耕地12253亩,总投资达6842.33万元。2008、2009两年,连云港市国土资源局批准青口盐场复垦盐田,投资3282.17万元,合计改造咸土地6245亩,净增耕地5353.85亩。1999——2009年10年间,青口盐场改造咸土地近2.7万余亩,复垦成耕地近2.1万亩,形成了“2+2”大农水格局,即2万亩水产养殖,2万亩农作物种植。无法准确说出青口盐场这块咸土地是何时开始业鹾的,但建场确有相对具体的年份。已经被盐分浸透了的地方,如今成为了海水养殖、淡水养殖、农作物种植的兴旺之所。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