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文化 >> 盐业史话

两淮盐区反日抗日往事拾零

文章作者:胡可明 发表日期:2015/8/7 9:40:56 点击次数:1985 次 文章来源:连云港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人:jssaltjq

 日寇侵华那几年,是中国人民的一大历史性灾难。两淮盐区鹾务受挫,盐产遭掠,灶民被抛入腥风血雨之中。但是,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强敌最终都战胜不了的。两淮盐区以自己的方式,反日抗日,维护着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现依据有关资料及老人回忆,粗成此文,以示纪念。

一、盐不资敌犹抗战

日本侵华,由其军国主义侵略本质决定,即对外扩张领土,掠夺资源。日寇1938317日占领南通,淮南盐区陷落。19393月,日寇侵占了当时国民政府江苏省东海行政专署——海州。35日,日寇在海州举行了入城式,次日又举行入城阅兵式,整个淮盐产区尽陷敌手。是时,两淮盐区之重心早由淮南转到了淮北。淮北自1907——1914年建成济南盐场后,仅济南一场之盐即超过当时全淮南盐区,全淮北产量占两淮总产的90%,有的年份如1924年淮北盐产竟达全国的1/5

日寇觊觎两淮盐区,尤其是淮北盐区,由来已久。他们深知,日本虽是个岛国,四面环海,但能晒制海盐的海岸滩涂并不绵长,其地下矿盐资源尚无探明及开采,本国所产之盐连国人食用皆嫌不足,更不说其大力发展的用盐工业对盐源的饥渴需求了。193610月,日本大藏省专卖局一次重要的会议纪要中写道:“鉴于碱及其他化学工业用盐之需,将达179万吨左右,其中几成之供给由外地及邻邦设法保证。”军国主义本性必向霸权主义发展,本国盐品不敷需要,也不会去做和平的国际贸易来获取,而是要靠残酷的战争手段来野蛮地掠夺他国的盐资源。日本不会忘记,早在1919年就有盐商隆昌号购运淮北济南场盐100万担输销日本。淮盐量大质优,是军国主义的日本对之馋涎欲滴的肥肉,必欲夺之占之贪之而后快。现保存在连云港市民俗博物馆的日本国际情报社当时出版的第十八卷第五号《国际写真情报》画报中,有一篇题为《日军占领海州之意义》的文中露骨表白:“……至于海州(注:指淮北盐区)盐尤为有名,此地之盐产,始于唐代,……此处之盐向归国府统治专卖,……仅在民国六年(注:实为民国八年),入过一次日本。”为了占领海州,掠夺淮盐及其他物资,日寇动用大批兵力,共分五路同步进攻。

为了阻止日寇占领淮盐区,并在日寇占领后阻碍其掠夺淮盐,,国民党政府、中共领导的抗日民主力量和广大产盐灶民与其他各阶层人民一道,在两淮盐区上演了一幕幕反日抗日历史剧。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党两淮盐务管理局官员,出于爱国之心、民族气节,在积极筹措局机关奉命西撤河南同时,还想方设法大量抢运淮盐去内地。长江水道被日寇封锁后,致淮盐销区湘、鄂、西、皖四岸盐源断绝,人民无盐可食,而淮盐存量尚巨,国民党两淮盐务管理局发动各盐场所有人力、物力,通过各种运输通道,大量内移盐斤,共运出淮盐400万担,其中大部分到达了开封、蚌埠、归德、徐州、信阳、汉口等地,对维持各地民食军需,起了很大作用。19371217日,日寇占领南京后,国民党政府发布了抗战命令,两淮盐务管理局遂将其所属盐税警察改编为第八军,下设六个纵队,开赴海州云台山(注:今连云港云台山)布防,以抵御日寇侵占淮北盐区。当时,淮北产盐区尚有存盐一千多万担,国民党两淮盐务管理局继续设法向内地抢运,但可惜只抢运了12万担。19389月,日寇封锁了连云港、陈家港海面,满载淮盐的“时和号”、“安康号”、“华顺号”三艘货船,来不及驶出,国民党盐务总署电令:卸盐于岸,沉船于燕尾港,阻挡日寇舰艇登陆。堆存在廪的盐斤,也按盐务总署电令抛河抛海,不让日寇抢得(此事在前述之日本画报中亦有述之)。日寇攻陷海州后,在淮北的两淮税警总队总队长胡文臣率领税警官兵奋力对阵日寇,保盐区保盐产,最后战死,为国捐躯。

二、发展淮盐助抗战

日寇占领两淮盐区那几年,日子并不好过,尽数掠夺淮盐的企图并未完全得逞。当时两淮盐区南有新四军,北有八路军,不仅在军事上屡屡挫败日寇,还努力巩固和扩大抗日民主政府领导及管理的淮盐产区区域,不使黄海盐产之利尽落敌寇之囊。

1940年,淮南盐区灶民自动推选代表,有许保之、邱学诗、陈延伯、泰致和、赵振桐等几十人,代表一万多灶民,向抗日民主政府请愿,要求打击日寇,清剿散匪,收复盐区,恢复淮盐生产,保民生活。当年10月,新四军第三纵队两个团就挥师东进,于次月即在淮南盐区的掘港建立了“江苏省第四区盐务处”,接管原国民党丰掘、余中盐场公署,稳定煎盐生产,安抚灶民生活,并开征盐税,为抗日武装力量抗日活动筹集资金。

19411月,鉴于原国民党政府之两淮盐务管理局已于1938年撤去河南后而又移汉口,不可能再行使管理战争中的两淮盐务职能,即在东台县境内成立抗日民主政府所属的两淮盐务管理局,统一管理苏中抗日民主根据地的盐务工作,一是打掉不良垣商对灶民的人身压迫,确立灶民的人格,使其从盐奴状态下解放出来;二是适当提高盐的收购价格,盐值提高了四倍,灶民生活有了保障;三是终止灶头百长制,废除过去存在的中间剥削,使盐利掌握在抗日民主政府手中,用以资助抗战,也保护着淮南盐区免遭日寇铁蹄践踏。这些措施都起到了鼓励灶民、爱国商人发展盐业生产和销售活动的积极性。在此基础上,民主政府实行就场征税。当时就有煎盐灶民32千余人、1181副盐灶响应抗日民主政府号召,淮南盐区淮盐生产和销售搞得红红火火。为更进一步规范和提升淮南盐区的淮盐产销,更加有力地支持、资助抗战,19423月,苏中四分区税务管理机关举办知识青年培训班2期,共培训120人,分配到盐场工作,加强盐场工作力量。还对税务管理的一些基本工作流程,如税票样式、填写内容等进行改革创新。新四军还开辟海上运输线,组建由煎盐灶民、渔民出身的战士组成的苏中军区海防团,来保护海上运输淮盐。

1943年春荒时节,苏中抗日民主政府向贫困煎盐灶民发放赈济口粮,帮助度荒。同时,发放贷款,资助灶民恢复煎盐生产进行自救。仅在如皋就一年拨给煎盐用草81万斤充为草贷。东台地区发粮贷40000担。用以工代赈方式,组织煎盐灶民和其他百姓,加固范公堤,抵御海潮对盐灶的毁损和对灶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由于措施得法,抗日民主政府号召深入人心,当年6月底,苏中四分区征得上半年盐税款447万元,对苏中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革命力量总是可以默契配合、遥相呼应的。淮南盐区有新四军在保卫淮盐,淮北盐区则有八路军在兴建淮盐,都是为了发展淮盐,这对坚持持久战,抗击日寇,最后把日寇赶出中国去,意义十分重大。19401130日,几乎在新四军进入淮南盐区同时,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山东纵队二旅在王接庄宣布干于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控制管辖了干于北部的柘汪、海头、九里等盐场。此后,八路军东进支队的六团和二十六团在支队长肖华的带领下,在柘汪新建了12份晒盐池滩,山东军区后勤部和滨海军分区又新建盐田400亩,东北军一一一师三三三旅孙明杰旅长也率官兵到柘汪开辟了“万利”盐滩,扩大了干于县抗日民主政府所控制的盐场。19428月成立了青口盐务署,统一领导鲁南苏北解放区的盐业生产运销、盐税征收和盐务行政管理,使当地的淮盐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有力保障了山东解放区的军需和民食,支援了山东抗战。

三、保盐夺盐利抗战

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和抗日民主政府,活用毛泽东关于夺取抗战胜利的战略思想,与日寇的凶残暴行和侵略本性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还有一些爱国官兵与灶民百姓出于爱国情愫与复仇热望,都对日寇掠夺淮盐予以很大牵制和有力回击。

就在日寇全部侵占两淮盐区当年农历七月十六日(1939830日),淮北盐区遭受了特大海啸的袭击,房屋大都倒塌,淹死灶民1600余人,盐斤损失巨量,盐池尽毁成平地,生产工具飘落无踪,灶民失家失业,生活无以为继,日本侵略者和汉奸伪政府根本不予过问,灶民大批外逃谋生,有的就逃到了苏中解放区。新四军三师和当地抗日民主政府善用这批灶民的晒盐技能,先由济南场逃来的老灶民顾开金等人,为裕华公司铺筑了两份盐滩,当年产盐2千担。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政府从与日寇争夺晒盐地盘晒盐数量出发,号召“发展生产(淮盐)、保障供给、公私兼顾、劳资两利”,裕隆、裕民、裕成、裕丰、裕淮、裕源等公司因此争相来此投资,建造盐滩生产淮盐,场区人口一下子增加到3200人,逃来的淮北灶民都得到了安置。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政府通过安置淮北灶民,并让他们用已之产盐所长多产淮盐,赢得了民心,赢得了淮盐生产,解放区产盐数量逐年猛增,1945年新开辟的这部分盐滩产盐49395万斤。相比之下,敌占区的淮北大盐区,年产量却锐减巨量。

日寇19383月占领淮南盐区后,由梁鸿志等汉奸于同月组成的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于当年930日,以其伪财政部名义公布了《私盐充公充赏及处置办法》13条,不承认非敌占区盐产为合法盐产,阻挠非敌占区盐业生产及销售,压制和扼杀反日抗日力量的一切盐业生产经营活动,意欲控制全国盐产为日所用。针对日伪沆瀣一气、辱我中华、夺我淮盐种种暴行丑行,以中共党员为骨干的国民党抗战支队政工队,派出海滨工作队深入如皋一带盐区,宣传抗日,组织煎盐灶民成立“盐抗会”,建立起“如皋盐民自卫队”保家护盐。1941年,淮北盐区济南场大源公司灶民孙友、卢有弟、朱保林等人,还组织灶民弃滩罢工,不为日寇产盐,一度酿成大规模风潮。淮北盐区板浦场灶民姚子贵,深恶痛绝日寇在盐区的所作所为,当日寇监工来欺负他时,他用推盐车的车襻狠抽了这个洋畜生。同是板浦场灶民的刘二,还把欺负他老婆的日寇曹长武久夫杀死埋掉了事。板浦场另一灶民孙广胜,盛怒之下杀死无端欺凌他的日寇小队长大能,扔进了大海,叫鬼子们寻尸不得。

为了粉碎汉奸政府《私盐充公充赏及处置办法》,最大可能地击溃日寇掠夺我全部淮盐的侵略野心,伴随着抗日战争节节胜利的脚步,两淮盐区由原来的巩固好发展好所控制区域的淮盐生产,并有所扩充解放区盐滩,转向敌占区销售淮盐夺取盐利,直至直接夺取被敌控制的淮盐。1943年,新四军三师师长张爱萍指挥八旅三个团和一个特务营首次解放淮北盐区重镇陈家港,全歼守敌,生俘伪税警团第四大队大队长王寿昌、第七大队大队长郭克勤及其以下官兵435名,缴获迫击炮等轻重武器及弹药若干,特别是夺得淮盐48万担,尽数运回解放区,这对驻守淮北盐区的敌伪是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19451月,抗日战争夺取全面胜利的曙光在即,为了取得急需的大笔资金来支援与日寇的最后决战,苏中四分区即通过爱国商人将淮盐中的大籽盐运往敌占区销售,获得盐款伪币8千万元。控制了干于县境内淮北盐区的我抗日民主政府利用日军食盐短缺的机会,以“鼓励输出、限制进口、掌握外汇、巩固本币”的方针,通过爱国商人,出口淮盐约94万担。与此同时,华中财委会作出《食盐管制运销问题的决定》,强化非敌占区食盐的产运销,最大限度地发挥淮南盐区所产淮盐对抗日战争的资助能效,为全面抗战的最后胜利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支持。

19459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我华中部队十二纵八十六团奉命接收淮北盐场,部队以急行军速度,迅速接收了济南场的全部和中正场东半场,淮北盐区的西部虽有被国民党接收且两党为此还有摩擦,但毕竟是保住了淮盐不被穷途末路、死不改良的日寇有所毁损。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