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文化 >> 文化作品

留住淮盐人的乡愁

文章作者:吴方友 发表日期:2015/4/8 10:31:48 点击次数:1715 次 文章来源:连云港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人:jssaltjq

今天的盐场人,吃饱了,穿暖了,好日子就像一棵树天天在拔节,但乡愁却无处安放了。要想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实在是一件叫人犯难的事。原来的百里盐滩,现在都被一片又一片工业园替代了,原来的由旧时八卦滩,后又转成塑苫池构建的盐池长廊,现在早无影无踪了。在盐场土地上长存千载的生产方式被指为低产低效,那么就开发,盐场乡愁就这么被连根拔起了。

盐场的乡愁,是一种什么样的乡愁啊?

乡愁是有颜色的。属于盐场的乡愁底色是蓝色的,构成这底色的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是万里无垠的蓝天,还有衬托它的朵朵白云。盐场的乡愁又是绿色的,绿色生态的用天然海水日晒制盐的古老生产方式,天天酝酿着绿色,批发着绿色,摇曳着绿色而清纯的身姿。你若生在盐场,长在盐滩,乡愁是百里盐滩上看不尽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你若长驻在盐场,盐滩那星罗棋布的盐田,让人直把“岸上的海”,当作自己眼中最美最美的风景画,心中念念的最好最好的诗,并一万次地发愿,要让一颗心永远就在这海中航行,即使时间老去、鬓毛已衰,也要让一把老泪落在故乡的一杯浊酒里。因为这杯浊酒里,看得见盐场亲亲的颜色。

乡愁是有味道的。属于盐场乡愁的味道,是咸的气息,咸的水,咸的卤,咸的淤泥,咸的土地,咸的季风,咸的呼吸,咸的盐晶,咸的亲情和友谊,咸的品质、气质和教养。在盐场人的心目中,看你这个人够不够味,主要看你身上有多少咸味,从你的身态心态,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上,看你有没有变味,看你是不是为人忠厚,诚实善良,真心待人,古道热肠;看你是不是艰苦朴素,勤劳肯干,吃苦在前,不计名利;不论在哪里都为了盐场,不论做什么都想着感恩,这就叫“盐场本色”,这就是盐场乡愁的“原汁原味”,这就是按“盐场人”标准选择的可爱的“真心和尚”。

乡愁是有传承的。根据我对盐场史的一项研究,淮北盐场形成的历史有6千年之久,不消说,连云港的人文始祖伏羲、女娲、大禹等,其实就是淮盐的人文始祖,也是华夏民族的人文始祖。我还有10多项饶有兴味的发现,举个例子,“诚信”这个词是我们淮盐人的创造,它来源于这样的一个事实:史前时,伏羲的四个儿子在连云港的旸谷山头观测日昝,需要立表测影,于是创造出一种天文仪具,叫做槷(圭)表,这种槷表比较完美地解决了在天时不期而至、且又恒久不变、却无法确定观测标准和确立准则的大问题,从此建立了一套了不起的天文时空体系。《考工记·匠人》记载:“置槷以县(悬)视以景(影),为规识(志)日出之景与日入之景”,说的就是这个故事。始祖们并由此提出“至信如时”的人伦道德仪范,将时间视为诚信的象征,古人有成语“男子之槷”和“女子之槷”,就是要求不管男还是女的,都要像槷“至信如时”那样讲忠信,淮盐人提出“诚信”的时间约在西周至东周之间。诚信是淮盐人精神的最早源头,它同淮盐晒制技艺一样,构成淮盐人最宝贵的遗存。每个淮盐的后来人,都应该明白,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文化遗产,最大的乡愁。

淮盐人的乡愁不是空的,它用各种具象和物象走进你的心中。这乡愁,囊括了哪些东西?依我看,有许许多多的物和事:它是广袤盐滩,是盐滩边的胖头河、盐河水,是盐滩头的状可摩天的盐廪,是盐廪下憨厚劳动的男工女工,是盐滩上的推盐车、戽水斗,拐水车,是大铣、刮板、大扒子;是小榔头,小石磙、小扁担,是一天到晚旋转不停的风车;是盐滩沟里的沙光鱼,小白虾、丁鱼和丫鲤,是每逢秋冬来盐滩头觅食的鸥鸟和雁们,是一群又一群很泼皮的盐场少年,到河里沟里洼地里水库里捉鱼捉虾踩蚬子,钩蟹子,摸八爪鱼,挑小罾的渔歌晚唱;是每逢刮风下雨,人家到屋里躲雨,我们却到外面去演一场抢盐保卤的湿淋淋“乡戏”,是一到防汛季节,成群结队的男女老少去海堤上夯堤护堆的危险往事。还有的是欸乃一声,从盐河岸上起锚,撑篙、抽跳离岸,满载盐晶南来北往的长长的船队,是遇船队开来赶紧将河面上的跳磨掉放行的看跳人,是千家万户都靠拿水工的水船吃水排队挑水的场景,是那一眼两眼长年累月不知疲倦地涌出泉水滋润万千盐场人的老井;是那搭建在盐滩的高屋基上的一排排老圩子的屋,虽然低矮局促窄便,但却是一代又一代的盐场人就从这里鱼贯而出,埋下衣胞的地方;有时候,乡愁还有更迷人的:一个说书人,拎了一把铜锣,一只小斑鼓,在圩子里叮咚,铿锵地说唱,也有那唱戏的,扭一扭小花船,唱一出《王婆骂鸡》《皮秀英四告》等淮海戏的经典,一把一把地将簇簇艺术花瓣洒在滩头上,逢到此时,盐场人就如同过节般高兴,这些就是淮盐人最亲近最难以忘怀的乡愁,从来不用提起,永远不会忘记。

乡愁何其之多,乡愁何其珍贵,而盐场人的乡愁又是何其令人无法舍弃。这一份乡愁涵蕴的地方,曾经以其创造的天价财富,撑住了中国史上一个又一个王朝,也曾为今天的国家创造过无量的财富。而今这乡愁竟无放安放,是人意,还是天意,谁能给出一个确切的解?我在想,乡愁不是宗祠,但它却是人们的根和“你从哪里来”的基因,面对我们应该留住的盐场人的乡愁,该怎么想,该怎么做,才能对得起淮盐人的列祖列宗,对得起这份情义无价,青史留名的乡愁——这是用任何一个最大的博物馆也盛不下的千古乡愁啊。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