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盐业文化 >> 盐业史话

近代淮盐三蒙辱

文章作者:胡可明 发表日期:2014/8/8 15:25:36 点击次数:2962 次 文章来源:江苏金桥盐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人:jssaltjq

 史学家把起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109年称为中国近代史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中,中华民族从封建社会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儿女经受了滚钉板般的折磨和下油锅般的煎熬,两淮盐区饱受外敌侵扰掠夺,洁白纯净的淮盐先后被几个帝国主义国家轮番泼污,晚清、北洋政府、日寇侵华,三次蒙受奇耻大辱。

列强系列条约强索殃及淮盐

18406月,英国以武装护卫强行向中国倾销鸦片而引起的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了。全国人民以不同的方式支持政府抗英,淮北盐区就报效了军需银30万两。但由于清政府政治腐败、军事无能、战守无策,清军以最少时91680人、最多时20万人对英军19000人,也无胜算,伤亡了22790人,终致抗英战争败北。1842829日,清政府全部接受英帝国主义提出的议和条款,由时为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耆英与曾于道光二十年(1840)任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的伊里布二人为钦差大臣,与英国代表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今日美丽的东方之珠香港岛那时就凭这一纸条约割让给了英国,广州、上海、福州、厦门、宁波为通商口岸,英人对中国的税收、法律等主权都得以渗透和侵犯,中国还要向开着兵舰打上门来的英国侵略军赔偿军费、被焚鸦片、英商债务共计2100万银元。无可怀疑,这其中包含有淮盐课利,是淮盐人的血汗。还未计入扬州绅商(盐商为主)为保扬州城不被英军践踏给予英军的50万银两。

前后两任淮盐盐政官员作为朝廷钦差大臣与英国签订了令中华民族耻辱的《南京条约》,用淮盐区人民的血汗和全国人民的血汗来抚慰极其凶残地咬了自己一口的猛兽,真是淮盐的奇耻大辱啊!帝国主义的本质就是侵略和掠夺。清廷的软弱并没有能够赢得与列强国家的媾和。仅仅在《南京条约》签订十四年后,清咸丰七年至十二年(1856——1860),英法两国趁中国风起云涌的太平天国运动之际,借口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后也以清政府与诸列强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为终结。仅中英、中法《天津条约》中,清政府对英赔款四百万两银,对法赔款二百万两银;中英、中法《北京条约》对英法各赔款八百万两银。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不只是迫使清政府对其战争赔款,还在大肆抢掠包括十二生肖兽首在内的大批珍贵文物和金银珠宝后,于1860年丧心病狂地焚毁了圆明园。

清朝皇帝和清政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光绪七年正月二十六日(1881212日)中俄《伊犁条约》中,本是中国国土而被沙俄强占的伊犁地区,在归还中国后,中国要赔偿其“代收、代守”之费509万两银。

还是光绪朝,发生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干支为甲午)的中日甲午战争,是日本明治维新迈向资本主义道路后,蓄意侵略中国之“大陆政策”的具体实施行为。这场战争中国也离奇地失败了,败得淮盐也是一大痛。本来,自咸丰朝后半期,因为第二次鸦片战争耗费及其对列强赔款,在盐课之外,又最先于淮盐区开始,抽取盐厘。到光绪朝,中央政府一年收入八千万两银,二千万两付洋债利息,三千万两付军费,二千万两搞“洋务”,所剩已不敷中央和地方省经费,只好用盐斤频繁加价,以充国用。所以此时清廷搜刮的盐利还是巨额的,其中淮盐还是占据各盐区之首的。清廷利用包含盐课在内的民脂民膏于光绪十四年(1888)建立了北洋水师,陆海军总兵力达80余万人,成为亚洲当时一支强大的海军力量。但是1891年以后,为了准备慈禧太后在1894年过六十大寿,军费被挪建颐和园,北洋水师军备供应只好休止,战舰仅保留在1890年时二千吨级以上7艘、总吨位27000吨的水平。加上清廷军队编制落后,管理混乱,训练废驰,战斗力特别的低下,尽管中日甲午战争中中方参战兵力多达63万人,也不能取胜于参战兵力只有240616人、而拥有军舰32艘和鱼雷艇24艘、总吨位达72000吨的日本海军。失败的结果又是清朝多届政府惯用的手段——乞和。真是绝妙的讽刺,慈禧本欲在这一年过六十大寿,却落得抗战失败、丢尽国人之颜面。光绪二十一年(1895417日,由同治三——四年曾任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时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马关条约》是继《南京条约》后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中国除了割地、开放通商口岸等许多让于日本的特权外,还要赔偿日本军费白银2亿两,日军占领中国的威海卫要直至二亿两赔款付清方才撤出,这期间每年中国要另偿日军占领费50万两;日军占领的辽东半岛,也要中国以3000万两银才能赎回。

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最多、丧失主权最重的有“九七国耻”一说的《辛丑条约》,还是在晚清的光绪朝签订的。1899年,贫苦农民为主体的义和团在山东起义,这是群众反帝运动,也是农民革命。美、英、德、法、意、日、俄、奥出兵中国干涉,反帝运动演化成对帝战争,终被内外反动派联手镇压下去。获胜的帝国主义列强与腐朽没落的清王朝于190197日签订了《辛丑条约》。中国要在条约签订后的39年中,以盐税和海关税作为偿还赔款,亦即包括淮盐在内的全国盐利,39年内全数(至少大部分)用于偿还本息合计98亿两银的洋债务。至1938年英美等国停止庚子赔款要求,中国已赔出白银6532亿两。如果说《南京条约》使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马关条约》加深了这个过程,《辛丑条约》则把中国完全拖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从18428月《南京条约》到19019月《辛丑条约》59年中,淮盐自身是有所发展的,如道光三十年(1850)淮南盐区亦仿效淮北进行废引改票盐法改革,也推动了淮盐新的发展,淮盐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为社会提供洁白纯净的盐品,没有少给清廷创造丰厚盐利。虽然暂不能给出晚清淮盐的具体产量、销量、课利等准确数据,但《清朝续文献通考》说:“甲午前后,盐课岁入一千三百万,……”《清盐法志·两淮•职官门》载光绪二十九年两江总督张之洞语:“查淮盐厘课,每年六百数十万两。”可推知晚清时淮盐课利占到全国盐课利之半数。可悲的是,这些盐利被日趋衰败的清王朝除了奢侈消费、镇压国内人民外,大多用于赔偿列强洋债了。而最为淮盐抹黑的是,近代中国被迫签订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的中方签订人耆英、伊里布,最刻毒的条约《马关条约》和最丧失主权的条约《辛丑条约》的中方签订人李鸿章,他们都是时任或曾任过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的清廷重臣。

巨额善后借款累年外祸淮盐

1911年(辛亥年)1010日,爆发了推翻满清王朝的辛亥革命。19121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正式成立。1912212日,清朝宣统皇帝溥仪被迫宣告“逊位”,但政权落入北洋军阀袁世凯手中,成立了北洋政府。当袁世凯于1913320日刺杀了极力反袁的国民党领袖人物之一的宋教仁后,孙中山等国民党人决心发动“二次革命”以推翻袁世凯的统治。袁世凯也决心消灭国民党的实力。但晚清政府没有留下什么资产,宣统皇帝“逊位”时,“南京库储仅余3万,北京倍之,不及6万。”这就使得北洋政府财力甚绌。没有军费如何剿灭革命?袁世凯虽身为中华民国总统,可并未真正统一全国,因派系丛生,军阀割据,或者名顺心异,使他并无调动全国人财物资源的实权。狂妄的袁世凯不惜以国家盐政和财政主权为赌本,于1913422日,与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团签订了严重出卖中国主权的借款合同,向帝国主义列强借款2500万镑(28000万银元),年息5厘,分47年偿清。借款实得仅20381万镑。袁世凯借款理由是处理推翻满清后的相关善后事宜,包括整顿北洋政府机构以强化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的统治力量,结束南京临时政府并移迁北京执政,偿还历史积欠的洋债与赔款,安抚好“逊位”皇帝及皇室成员等,以此掩盖其消灭国民党在南方诸省的反袁力量真实目的,而称为所谓的善后借款。《辛丑条约》丧失了国家关税主权,北洋政府此笔借款,则又丧失了国家盐税主权,而当时盐税仅次于关税,收入可靠,是故中国的财政命脉已尽系于列强之手了。

为落实以盐税作抵押来偿还借款,北洋政府在中央财政部下设盐务署,盐务署下设盐务稽核所,专门考核盐务收入,稽核及保存盐税款,华人为署长兼总办,洋人为会办兼署顾问,实际上一切盐务大权包括盐利获取之税权,都被洋人强占。1913年,两淮(在扬州)等海盐区第一批设立稽核分所,华人为经理,洋人1名任协理。次年,因淮北盐区的济南盐场所产之盐运销扬子四岸,盐量大盐务繁杂,故特设了海州稽核分所(1915年改称淮北分所),洋协理增加到2名,而同设于扬州的两淮稽核分所则改名为扬州稽核分所。此处录入后来成为与淮盐有关的盐业名人:曾仰丰,1921年起任淮北稽核分所经理;缪秋杰,1930年调任淮北稽核分所经理,次年又兼任两淮盐运使;姚元伦,19368月任两淮稽核分所经理兼两淮盐运使。

晚清最末日至日寇发动侵华战争,两淮盐区发生了很多变化,最主要的一是顺应自然规律,优胜劣汰,重心北移,但不失龙头地位;二是与全国各盐区一样,所实施的盐务行为基本上是在善后大借款背景下,主权之柄操于洋人之手,所创造的丰厚课利流入列强银行团的金库,着实蒙受了重大耻辱。动工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最终完成于民国三年(19147月,淮北盐区新建设145条圩子、1160份盐滩,分属于大德、大阜、大源、大有晋、公济、裕通、庆日新7个制盐公司,仿效资本主义模式运作和管理,定名为济南盐场,以一场之盐产超抵淮南整个盐区之产。济南盐场建成达产后,淮北盐区的晒制盐平均年产900万担,占全国总盐产18%;淮南盐区的煎制盐平均年产150万担,占全国总盐产3%,两淮合计占全国21%,居全国各盐区之首。善后大借款合同成立后,两淮盐务之概算及决算都要由两淮稽核分所转报总所,洋人实际上掌握了控制权。债权人诸列强国家有要求,债务人北洋政府来安排,从19411011日起,盐产不断加价加税。特别是行销淮盐的湘、鄂、皖、赣四岸不断加税,产盐人和食盐人都日趋增加负担,生活艰忍。连首任稽核所会办兼盐务署顾问的英国人丁恩也不得不承认“在理本不公平”。据《中国盐业史》统计,1915年、1918年全国平均税率分别为183/担、247/担,行销淮盐的四岸却分别高达3/担、45/担。淮盐产量大,行销区域广,北洋政府加税后淮盐所占之总额必定增加宏量。

据《中国盐业史》载,到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必须偿还的洋债包括善后大借款在内共有五笔,中国每年必须偿还数约合1000万洋元。按照财政部对各盐区的外债分摊额,两淮盐区为2025400元(占到总额的五分之一强),从1928101日起,分为12个月,逐月将此款汇交财政部指定银行。1931年春起,又出现英镑与中国银元兑换之差额,英镑升值,中国银元贬值,即所谓的“镑亏”,各盐区又以每担新增3角附税,以此附税收入补充“镑亏,从1930年执行起。如此1930年外债总摊额就又增加了四成半,1931年则又增达七点八成多,这其中无疑是淮盐于原额外承担最多。国民政府秉承了北洋政府的由洋人控制中国盐税之做法,不执行孙中山取消稽核所、摆脱帝国主义对中国盐政的干涉和控制的革命政策,对北阀战争期间被一度停止职权及撤销的稽核所,又逐步予以恢复。淮盐销区湘、鄂、皖三岸稽核分所及扬州稽核处于192981日悉数恢复,随之重承收税职权。而设于海州的淮北稽核分所就从未被停止过收税。原南京下关专司查验盐斤职能的掣验局,本隶属于两淮盐运署,1930年却被划归稽核机关领导。南京政府财政部于1931年把本不属于盐务署稽核所及其各地之分所的两淮等各盐区的缉私场警,也改属稽核分所,两淮盐运使所属的扬州总栈巡卫局亦于同年底移交。在任用洋人问题上,蒋介石对北洋政府时期重用英人作了悄悄改变,将原英人总会办斐利克调离,委以财政部顾问之虚职,改用美国人葛佛伦为总会办,暴露了蒋介石早就藏有投靠美国的心机。无论统治当局投靠的是哪一个列强国家,都没有能够改变淮盐乃至全国鹾业所蒙受的因善后大借款所带来的盐务主权丧失的耻辱。全国盐悲乎!淮盐尤悲乎!

日寇侵略统治巨量掠夺淮盐

1937年发生在北京丰台区卢沟桥的“七七事变”,标志日本全面侵华。掠夺中国的盐品和盐利,是日本侵华本意之一。日军自1931年占领中国东北后,当年5次劫掠东北盐款可统计的就达346万余元。为了更多地掠夺沦陷区的中国盐品,日本的军阀与财阀互相勾结配合,成立了多个盐业公司,以“名正言顺”地劫掠盐品、盐利。成立于1942年的裕华盐业公司,垄断经营完全是淮盐原销岸的苏鄂赣和两浙的食盐运销;193931日日寇占领淮北盐区的燕尾港、陈家港后,济南盐场全部陷落。日寇多处筑炮楼,驻屯日伪军,军管了济南盐场。34日日军攻陷海州,遂于5个月后就在板浦场(现台北盐场)境内成立华日盐业公司(原拟名海州盐业股份有限公司),将淮北盐区产盐、精制盐、盐品运输及直接输入日本国内等业务尽予强揽。该公司在板浦场建造新式盐田26份,面积450公顷(后仅有18份可以产盐),定名为大浦盐厂。但据《中国盐业史》数据,淮北盐区的海州盐滩面积至1945年仅比沦陷前增加了2040亩,亦可知日寇不会为淮盐的持续生产打基础的。日伪华日公司还在大浦建立苦卤厂和大浦精盐厂(原为天津塘沽久大精盐公司海州分公司,亦即中国第一个精盐场,被日寇侵占),年产精盐约3600吨。1940101日——1943331日,该公司输出日本工业用盐144298吨,食用盐2032吨。1943831日,日伪华中盐业公司还以31%利率借款251099598元给所占领的准北盐区各盐场,以竭泽而渔快速增产掠夺盐品。

此时,淮北盐区从业盐民约3万人,盐工18万人,平均年产量40万吨,其中济南盐场最大,年产能力达32万吨。日寇占领淮北盐区后,许多盐工是被抓来强迫劳动的。日寇认为“对于有浓厚转业及逃避思想倾向之盐民,若不采取强制与收买等手段,恐生产则将濒于破坏矣”。从维持盐的生产保证有盐可掠,日寇对占领的淮北盐区灶民发给最低限量的灶粮,以代替应付的工钱,每灶户一年灶粮10石(500斤),还规定是晴天发(晴天才产盐),阴雨天不发(阴雨天不产盐);忙时发,闲时不发。灶户大多民不聊生。由于淮北盐产多被日寇劫掠输出日本,造成淮盐销区苏皖等省经常缺乏食盐,加上汉奸盐商勾结日伪,乘机抬高盐价,盐荒屡现。更由于日寇通过伪政权不断恣意提高沦陷区食盐税率,整个淮盐销区1939年,最低的4.1日元/市担,最高的6.1日元/市担,后逐年提高,19456月全部提高到117日元/市担,全国之最。盐税提高必定带来盐价疯涨,淮北盐价由19390.8日元/市担到194554日元/市担,上涨了67倍。而日军通过日伪公司向日本所谓转销的淮盐,每市担仅5分钱,这种侵吞淮盐盐品、盐利的卑鄙行径与强抢不无区别。日寇占领下的盐价盐税的提高最后又都是转嫁于产、食盐的中国人,使得百姓苦不堪言。此外,日军还通过征用免税军用盐来侵占两淮盐产盐税。据《中国盐业史》统计,从1939——1945年,共有277280吨盐、13346.44万元价税被日军侵占。在直接掠夺淮盐盐品方面,可统计的有1939——19435年间,淮北盐品输日205671吨,被压低盐价无偿占有的价值达1983055元。另据原连云港市委党史工委许燕鎏、江苏省盐业公司老干部方一清二位老先生《侵华日军掠夺淮盐罪行》,日寇在占领淮北盐区的1939——1945年中,共掠夺淮盐77万吨,占同期淮盐产量56%,可能其中有部分盐量属于淮南盐区的。

日寇攻陷海州的经济目的就是掠夺淮盐及矿产资源。发行于日本昭和十四年(1939)的《国际写真画报》刊文《日军占领海州之意义》写道:“东陇海线上的要冲海州,于34日午前10时,因日军之五方面包围攻击,而告陷落………海州是中国中部大横段铁路陇海线之东端,为连云港相连,乃一陆海之要冲,人口约二万余,……。至于海州盐尤为有名,此地之盐产,始于唐代,……此处之盐向归国府统治专卖,……工业盐有若干移于上海,并不输出,仅在民国六年,入过一次日本。……在此事变发生后,国府将一切残置盐投入水中,日方为补充工业用盐之不足,将由兴中公司打破各处封锁阻害,而进行采盐。”强盗有时也不得不说几句真话!这里不与日寇去辩论淮北盐是始于唐代还是更早,就说淮北盐输入日本一事,却是真实。那实际是在1919年隆昌商号购买淮北盐100万担(5万吨),经连云港港口输入日本。说“国府将一切残置盐投入水中”也是事实,那是国民党政府退缩西南时,对来不及抢运出去的存盐予以入水消化,也算是一种对日寇的坚壁清野措施吧。日寇通过汉奸商人组织公司建滩产盐,已如前述。为了把尽可能多的盐品抢掠回日本国内,满足本国化学工业和军事工业对盐的需求,以图长期称霸在中国的占领区并向整个亚洲及全球扩张其实力,日寇采用压低中国市场供应食盐的手段,所实行的淮盐销区食盐配给制度,其实际所配给的盐量远远没有达到过定量。以枪炮代布告,以杀头相威胁,不准淮北盐场各个场商自行运销,连灶民吃盐也都受到严格限量,几乎是命系斤盐。

日寇占领淮盐区、主要是淮北盐区几年中,做尽了坏事、绝事。不仅掠夺盐品、侵占盐利、压榨盐民,还随意杀害盐区民众、骗卖盐民。连云港市博物馆有资料记述19391013日这天,日寇骑兵队在通榆公路上捉住21名贩盐人,全部用刺刀戳死。另有资料载19411027日,日伪军将18名背盐百姓全数惨杀,其中有一名孕妇被脱光衣服裸冻一夜,于次日戳死后暴尸,还不许家人掩埋。1942年,济南盐场26名贩盐百姓被日寇刺死,其中最小的仅16岁。1943年,驻淮北盐区济南盐场的伪盐警在日军的指使下,骗卖399名盐民去东北煤窑挖煤,死活无着落。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

单位地址:北京丰台区莲花池中盐大厦
版权所有©1999-2018中国盐业协会
京ICP备09095416号-3